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展会信息 > 藏毯展

地毯产业发展的古老历史与灿烂明天——世界地毯产业发展论坛发言摘登

发布时间:2016-06-06来源: 【字体:

    6月2日,2016中国(青海)藏毯国际展览会地毯产业发展论坛在西宁举行。来自伊朗、美国、日本、智利、荷兰等国家和地区的专家学者、艺术家、企业家结合各自对地毯历史文化、产业发展的感知经验,在论坛上纷纷发言,谈古论今,分享精彩见解与观点,共同探讨在“一带一路”战略下,如何更好地挖掘和传承地毯文化、推动地毯产业融合发展,进一步加强与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合作与交流。在此,本报对论坛发言进行摘登,以飨读者。

   

    波斯地毯在丝绸之路中的重要作用

    伊朗国家地毯中心主席 哈米德·卡噶

    我来自地毯的国度。我国人民掌握这项迷人的艺术形式已经长达数千年。多年来,我们古老的国家一直在沿着丝绸之路实践并传播着这种艺术。对我们而言,在地毯制作的过程中,伊朗的编织工人总是将他们的文化、信仰、爱情、情绪和个性通过他们精心打造的精巧结头融为一体。几千年来,伊朗的编织工人创造了无数的设计风格、色彩组合和图案。因此,我们把波斯地毯当作波斯艺术的一个文化象征。

    大约2500年前,伊朗的贵族将著名的Pazyrik 地毯作为礼物送给了塞西亚国王,这样的馈赠是通过丝绸之路实现的,那里也是最古老的文化交流发生的地方。今天,我们依然走在同一条路上———现代丝绸之路。丝绸之路的复兴对于“一带一路”沿线的所有国家都非常重要,因为这一重大举措将会创造惊人的经济效益和国家繁荣。然而,只有通过文化交流的复兴,“丝绸之路”才能真正获得其应有的辉煌,并完全发挥我们相互的历史在两国之间创建并维系至今的密切联系和友好关系的重要作用。

   

    中国文化和艺术对波斯地毯发展的影响及作用

    伊朗文化部文化遗产保护委员会董事会成员 图拉伊·茹磊

    就重要性而言,丝绸之路可以与中国的万里长城和伊朗的波斯波利斯大皇宫比肩。数千年来,它为团结人民、影响世界文化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在通过丝绸之路贸易的商品中,最重要的莫过于来自我国的波斯地毯以及来自中国的绢纱和丝绸产品。很长一段时间,丝绸之路都被作为最重要的文化、艺术和文明贸易发生的重要渠道,让整个人类文明受益匪浅。

    中国文化和艺术对波斯地毯有着深远影响。例如,在16世纪萨法维时代,地毯大量使用醒目的金黄色,这种颜色是作为一种帝王色通过丝绸之路传到萨法维宫廷的。中国“云带”是来自中国文化的另一份礼物。通过丝绸之路,它们来到伊朗,被用于装饰大量波斯地毯。丝绸之路不仅仅是一条商业和贸易途径,更是一条文化、人性和文明的“高速公路”。为此,我本人、我的同事以及学生,都愿意并希望中国和伊朗以及丝绸之路沿线所有国家的大学能够建立良好的学术合作关系。我们都是有着悠久历史的国家,因此有责任让我们的国家乃至我们的后代了解这一辉煌的过去。

    

    新丝绸之路,现代经贸往来共同体

    美国纽约著名收藏家 贾汉吉尔·纳斯米奥

    我已投身古董地毯行业长达34年。如果我们要搞懂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意义,就应该少关注一些东西方,多重视连接两者之间的桥梁。曾经一度主宰了全球贸易和文化交流的丝绸之路正再次兴起。丝绸之路将为中国以及沿途每个有意发展经济贸易的国家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未来。新丝绸之路已经蓄势待发,正在创造一个从西太平洋起一直延伸至波罗的海的新的经济合作区。去年早些时候,北京宣布投入460亿美元用于创建直到瓜达尔阿拉伯海港口的中国-巴基斯坦经济走廊,中国还开通了到伊朗首都德黑兰的第一列火车。从中国东部出发,途经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这部由32节车厢组成的列车可在历时2周时间后抵达德黑兰,全程5,900英里(9,500公里)。与从上海出发到伊朗阿巴斯港的海上线路相比,这条线路的行程时间缩短了30天。

    通过经济交流,中国希望能够与丝绸之路的沿途国家之间建立更为密切的文化和政治联系。希望这些新的更好的联系能够带来一种相互尊重、相互信任的新模式。丝绸之路不仅创造了一条经济贸易路线,还打造了一个利益共享、命运和责任共同承担的共同体。

   

    伊朗和中国在社会发展长河中对“一带一路”艺术的历史影响

    伊朗著名艺术家 穆斯塔法·阿迦米瑞

    从古至今,伊朗和中国这两个老朋友一直都在互相影响,并坚持开展经济、文化、政治和社会合作。历史证明,两国在社会和文化范畴都对对方产生了积极影响。自从萨珊王朝时代起两国就已建立贸易关系,这种古老的联系体现了萨珊王朝时代伊朗绘画对于中国的影响。例如,Don Khanak地下宫殿的墙上悬挂着的一些绘画作品中可以看出,中伊两国在萨珊王朝时代已经建立了艺术联系,这是中伊艺术相互作用和影响的一个显著标志。

    中国对于伊朗及其他国家的影响为艺术世界带来新的风格和作品,图像和雕塑都面貌一新,对于艺术家的成就也远比之前更为推崇。我相信,除诗歌之外,中国也是第一个以绘画为乐、不轻视塑像艺术的国家。他们通过对于简洁、启蒙和思维的说明,大大影响了其他国家,特别是伊朗的艺术。我希望,通过中国政府重新开发丝绸之路的英明举措,我们沿途的艺术团体能够加强彼此联系,为世界艺术作出更大的贡献。

   

    如何最大限度实现展览业价值

    UFI 国际展览业协会泛亚太区分部经理 马国麟

    中国藏毯协会一直致力于藏毯工业的探索与创新。十多年来,藏毯展会的举办大大促进了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增长。今天,国际展览业协会在中国拥有将近100家的会员企业,中国藏毯协会就是其中的一员。

    中国藏毯协会在2015年加入UFI。UFI的其中一大重要宗旨是确保本地和各国政府了解到展览业的价值。根据UFI做的调查,每年全球有超过31000场展览会举行,共吸引了超过2.6亿访客。而且,这些成千上万的展览会让超过440万家公司参加。例如这次的中国藏毯国际展览会,有效地连系参展商和过百万的访客,促成过百万的商业合作机会,包括商品出口和扩展服务到新市场。因此,国际展览业协会估计,全球展览业价值超过550亿美元。通过这些贸易,每年全球展览业制造了超过68万个全职岗位。

    另外,一个关于展览业的重要特点是,它是绿色工业,对于环境而言是可持续发展的。这是因为展览会提供了一个平台,让买家有机会在同一地点、同一时间与多个卖家交流,大大减少了航空来回的需要。展览会可以帮助拓展贸易活动,它们促进知识和想法的交流,更推动经济发展和国际化。

   

    日本地毯市场的现状及发展前景

    日本大野地毯株式会社常务董事 中谷澈

    日本正式开始使用大型机器进行地毯制造是距今100多年前的1913年左右。suminoe住江织物公司从欧洲进口织机,开始了威尔顿地毯等的制造。后来,似乎相继又有许多地毯制造商诞生。日本地毯业在1980年左右迎来了巅峰。

    日本的地毯工业一直以来以家用簇绒地毯为主稳步发展,但是,到1985年左右,受到一次报道的影响,行业受到了较大打击。在这种情况下,从20世纪80年代后半期起,簇绒的块状地毯开始增加。据民间调查公司的统计资料,块状簇绒地毯年产量,1989年、1991年和2006年分别达到了1200万平方米、2100万平方米和3000万平方米,去年产量为2800万平方米。日本国内地毯总产量约为6000万平方米/年,近一半为块状簇绒地毯。

    现在日本国产地毯的产量已经减至高峰时期产量的一半左右,相反,从中国等国家和地区的进口量持续增加。国内外生产量相加,具有1亿平方米左右的规模。

    为了夺回被木地板抢占的住宅市场,我们要更加倾注精力开展活动,发现地毯各种各样的魅力。例如,我们与大学及研究机构共同对地毯的观感功能“抑制房间尘埃飞扬的效果”和“心情放松的效果”进行实验,实践证明了“地毯与木材地板相比,其房间尘埃起尘量只是木地板的十分之一”等。这些工作的效果非常大,我们也终于看到了“地毯复归”这样的征兆。但是,放眼中长期,日本已经开始进入了人口减少的社会,日本国内市场难以期待有较大的需求增长。毫无疑问,地毯行业同其它行业一样,今后也需要比以往更加注重全球业务的展开。中国和日本的地毯制造厂家之间应该进一步合作,把亚洲制造的地毯推广全世界!

   

    展会如何更好服务于参展商和采购商

    智利著名地毯采购商 莫妮卡

    我已经有过30多次中国之行,这是我第三次来到西宁。我的中国之旅大多是为了参观展览。展会是展示和购买产品、找到供应商、找到买家并达成业务的地方,是产品交易的场所,同时还是与来自不同文化的人们建立长期个人关系的地方。展会期间,我认为供应商的数量多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所找到的供应商的质量,以及你的需求如何能够在短短几天内得到有效地满足。

    一场展会要怎样才能让双方都做到最好?这并不容易,需要展会组织机构幕后人员的全情投入。他们必须目标明确,意图清晰,并且有着实现目标的清醒头脑。团队、组织者和管理人员必须明确他们想要实现的展会目标,并且坚定不移地信守该目标。管理团队也必须明确他们想要展会发展的方向,必须扬长避短。

    如果我是某地的一名地毯经销商,当我听说在古代时期曾经交易手工地毯等精美商品的某地要举行展会,并且那里的人们正在试图让古老文化之间精美商品交易的理念起死回生,那么我一定会有兴趣去了解有关那个地方和那场展会的更多内容,而且会为之深深着迷,因为那里是这种商品最早开始交易的地方。西宁可以成为那个地方。据我所知,她是适宜的地方,也有着适宜的团队,想要做出改变的团队。

   

    中国马鞍垫的发展历史

    欧洲著名地毯经销商(荷兰) 库斯·德容

    马鞍,是一种包含一块兽皮或布料、绑在马背上的坐具,源于广漠的欧亚大草原。几千年来,那里一直是游牧部落活跃的地方。

    马鞍来自公元前5-3世纪,发掘地为中国新疆边界的一座古代墓冢。它表明了马鞍的一个重大改进:采用皮革和布料覆盖木质框架,内部填充马毛,这使得马鞍更为安全舒适。马鞍垫上放置一块或多块厚毛毡,可保护马背和骑手的臀部不会过度摩擦或者流汗。为了抵御外部游牧民族的入侵,早在公元前5世纪,中国人就开始训练并装备强大的骑兵队伍。

    经过历代的演变,到了乾隆年间,马鞍垫的设计更加简洁,色彩则更为柔和。19世纪初以来,由于中产阶级规模更大、经济实力更为雄厚,对于马鞍垫的需求越来越多。同时,对西藏的出口量也日益增长。因此,毯子制造行业,特别是宁夏地区的地毯制造行业,再次振兴起来。然而,这却是以牺牲品质为代价的,地毯的结构变得更为稀疏,设计也日趋标准化。除了宁夏以外,甘肃、内蒙、新疆和西藏也是马鞍垫的生产区。

    中国在栽绒地毯的发展过程发挥了远比人们认为的更为重要的作用。这种纺织艺术形式并非对于伊斯兰中亚后叶同类产品的盲目复制,中国人在最初的时候就已经开发出了自己的技术和风格。

 

上一篇:2016中国(青海)藏毯国际展览会圆满落下帷幕
下一篇:藏毯:绿色的产业 开放的媒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