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 调研参考

澳大利亚追溯体系建设对我省工作的启示与思考

发布时间:2018-04-09来源:青海省商务厅 【字体:

  建立农产品可追溯系统是实现从田间到餐桌全程质量安全监管的重要手段。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12月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强调:“食品安全是管出来的,要形成覆盖从田间到餐桌全过程的监管制度,建立更为严格的食品安全监管责任制和责任追究制度,使权力和责任紧密挂钩,抓紧建立健全农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追溯体系,尽快建立全国统一的农产品和食品安全信息追溯平台”。如何尽快建立全国统一的农产品和食品安全信息追溯平台?如何借鉴国外成熟的经验,尤其是食品领域的追溯监管经验,加快推进重要产品追溯体系建设?如何借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推进商贸流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带着对这些问题的思考,我参加了由商务部市场秩序司在澳大利亚组织的“追溯体系建设及运行模式培训班”。通过学习借鉴澳大利亚在产品追溯标准制定、新技术应用、问题产品召回等方面的先进经验和有效做法,对我省深化加强政府如何进行食品追溯监管等关键问题和有效解决肉菜、中药材等重要产品追溯体系建设有了新的认识和思考。

  一、澳大利亚追溯体系概况

  (一)基本情况。

  继1996年疯牛病危机后,为进一步提高食品安全管控和应对能力,澳大利亚政府开始建立追溯体系。经过近20年的发展,澳大利亚追溯体系通过严苛的规则体系、科学的管理手段、通用的认证标准、严格的监管体制、完整的召回制度及普化的大众教育等措施,为澳洲农牧业提供了强大的追溯保障和高效的服务支撑,使澳大利亚成为全球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其70%的农产品出口到中国、欧盟以及东南亚市场。同时,通过对追溯数据的有效收集和应用,澳大利亚农业部和各类行业协会还建立了发达的商品整理和引导体系,能迅速提供市场供求和渠道变化信息,为政府和企业的决策提供及时、准确、有效的参考依据。

  (二)经验做法。

  1、规则体系。在立法上,通过颁布系列法案,对食品行业的追溯作了强制性规定。例如《食品法案》、《食品安全管理条例》、《食品标准条例》、《食品安全管理与总体要求》、《食品工业场所与设备管理要求》等法律法规,范围涵盖所有食品类别和农产品种养植(殖)、生产、加工、存储、运输、销售、出口等各个环节。根据每年的实际情况,由澳洲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6个州和2个领地)制订或调整法律法规,督促所有企业按照法律法规开展质量安全追溯工作,确保农产品质量安全。

  2、标准体系。以完善的社会诚信体系作为食品安全立法和管理的基础。各级政府和行业组织共同加强市场监管,确保食品行业标准认证的严谨,保证食品行业从初级农产品到食品生产加工全过程标准化实施,扎实推动了食品追溯基础性工作的开展。2005年,澳洲联邦政府强制执行永久性身份认证系统NLIS,为每头牲畜实现了从农场到屠宰场的全称跟踪监测。联邦政府制定统一的信息标准并对其进行监管和分析。

  3、监管体系。澳洲追溯体系已实现全程信息化监管。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从种养殖到屠宰(加工)阶段,第二部分是从屠宰(加工)到销售阶段。以牛肉追溯系统为例,澳洲肉牛存栏量每年保持在3000万头以上,澳洲政府利用互联网对牲畜进行信息认证和管理,建立NLIS中央数据库,对每一头牛进行跟踪分析。牛在进入屠宰阶段,采用EAN.UCC系统标识与通讯标准,对NLIS数据进行条形码赋码传递数据。在销售阶段,消费者在购买牛肉后可以根据条形码追溯牛肉的详细信息。

  4、召回体系。澳洲食品召回制度是发达国家中较为特别的,由联邦、州和地方立法共同管理,由召回计划、启动召回、实施召回、召回完成4个环节组成。在联邦政府的统一协调下,生产者和销售商在州和地方监管部门的监督下,依据召回法律法规,采取更换、赔偿等积极有效的补救措施,将问题食品从消费者手中强制召回,消除缺陷食品对人的危害。澳洲每个月都会有食品召回事件发生,召回频率高,反应快、处罚严、处理快。

  二、我省追溯体系建设情况和存在问题

  近年来,我国积极探索利用物联网等现代技术,结合产品质量安全管理,围绕食用农产品、食品、特种设备、危害品等重要产品,建设覆盖全国城乡的“重要产品追溯体系”。经过六七年试点示范工作的铺展,体系已具雏形并初显成效。按照商务部的统一安排部署,我省也积极推进全省重要产品追溯平台建设。一是全面建成国家第三批试点城市(西宁市)肉类蔬菜流通追溯体系。范围覆盖四区、两县,建设完成6大子节点,共计94家节点企业,包括屠宰场(8家)、批发市场(1家)、农贸市场(8家)、超市(23家)、团体采购(50家)、产销基地(4家),目前已实现与中央平台的互联互通和数据上传;二是稳步推进全国第五批试点城市(海东市)肉类蔬菜流通追溯体系建设。完成了覆盖全市1家蔬菜批发市场、7家屠宰场、7家大中型超市、10家团体消费单位、6家产销对接企业及53家肉类蔬菜专卖店的肉菜流通追溯体系的建设目标,目前正在进行增点扩面的二期项目建设;三是持续推进全国第三批中药材试点青海省中药材流通追溯体系建设。以我省枸杞、大黄、中藏药等特色产品为主要建设内容,选取种植企业5家、经营企业5家、中药材饮片生产企业3家、中药饮片经营企业3家、连锁药店6家共22家企业作为节点企业推动项目实施,完成了中药材省级管理平台、中药材种植及加工企业追溯管理系统、中药材种植及加工企业追溯管理系统个性化开发,目前,该项目已实现了中药材省级追溯管理平台与中央平台的互联互通,进入试运行阶段。四是出台政策文件,加强宏观指导。出台《青海省加快推进重要产品追溯体系建设实施意见》(青政办[2016]156号),分类指导,分步实施,加快推进全省重要产品追溯体系建设。五是不断扩大追溯品种和覆盖范围。鼓励和引导有意愿开展追溯体系建设的企业自建追溯系统并实现与省平台的互联互通,支持有条件的市州自建重要产品追溯平台并实现与省平台的对接。目前,除国家支持的项目试点外,我省积极探索通过项目支持开展了酒类、牛羊肉类、水产品类产品追溯体系建设,鼓励和引导海西州建成州级重要产品追溯平台。

  尽管前期工作取得初步成效,但对照省政府领导的要求和人民群众的期盼还存在一定差距,项目运转的过程中还存在以下问题:一是试点示范工作进展不平衡。部分试点地区重视不够,数据上传量少,数据质量不高,追溯体系未能有效发挥作用。二是追溯覆盖面不够。追溯体系建设城乡之间、区域之间发展不平衡,西宁、海东地区好于玉树、果洛地区。大部分地区尚未制定本地区重点追溯产品目录,主要追溯产品仍然局限于肉菜、中药材、乳制品等基本食用农产品和食品。覆盖区域仍然以试点地区为主,许多地区追溯体系建设仍是空白。三是企业和社会的积极性不高。部分商户使用追溯秤的意愿较低,导致设备闲置;一些地方过于依赖政府政策资金推动,企业、消费者共享共建积极性不高,宣传不够,社会氛围不够。四是追溯查询技术落后。西宁部分超市和菜市场仍用20位数字追溯码,海东部分超市查询得到的信息过于简单,仅包括企业名称,不包括商品品种、产地、流通和检测信息,不是消费者关心的重点。

  产生上述问题的原因,一方面由于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原有的追溯技术方法和设施设备面临升级改造和更新换代。另一方面反映我省长效运行管理机制的缺失。如何在追溯体系建设和管理上精准定位、厘清思路、找准方法,采取有效措施,保障追溯体系的正常运行,切实发挥好追溯体系在创新政府监管、提升企业管理水平和保障群众消费安全等方面还存在不少差距。

  三、启示与思考

  尽管我们与澳大利亚国情不同,农牧业发展水平各异,在市场化程度、发展水平、管理体制等方面也存在一定的差距,但在强化企业主体责任,加强政府和行业组织监管,保障群众食品安全和消费安全上的目标和责任是相似的。澳大利亚在追溯体系建设和管理上的经验做法,对我省进一步加强重要产品追溯体系建设有着重要的启示和借鉴。

  (一)思想认识和工作方法上的启示

  澳洲食品质量安全追溯制度是法律的强制要求,是政府和企业必须履行的管理责任,并与政府的常态化监管和企业的日常管理融为一体。实际上,澳洲现有的追溯体系并非都是信息化的追溯,除畜类产品、乳制品等重点行业信息化程度较高外,其他行业企业更多的是依靠人工的记录。但是,澳洲法律法规和标准制度对产品追溯的强制要求,执法人员对追溯记录的严格检查以及对记录不属实不准确等违法行为的严厉处罚,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重要产品的追溯应当以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要求为基础,以与法规密切关联和对应的标准体系为支撑,以信息化和手工记录相结合为基本方式,以严格的执法监管和对违法行为的严厉处罚为手段,政府、行业组织与企业各司其职,各负其责,分工协作。我们应抓紧建立地方政府主导下的部门协同推进机制,推动追溯体系向常态化建设和市场化运维发展。尽快启动省级重要产品追溯管理平台建设,推动相关部门参与共建或对接,实现跨部门的追溯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最大限度反映不同部门监管、行业管理或市场调控业务需求,提升政府监管和行业管理效率和科学化水平。

  (二)制度保障上的启示

  澳大利亚食品安全质量管控力度大,得益于其较为完善和严苛的法规制度、标准体系和组织保障。《食品法案》、《食品安全条例》是食品质量安全追溯管理的主要依据。《食品安全标准》、《农业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是技术法规,具有统一性和权威性,是食品安全追溯的有益补充。联邦政府、州政府、区政府和行业协会从四个层面进行的无缝监管是有利组织保障。

  我们应加快法规制度建设。在已出台《青海省加快推进重要产品追溯体系建设实施意见》的基础上,结合实际,尽快制定我省追溯体系建设重要产品目录,实行重点产品目录动态管理。建立追溯认证认可制度,推动将追溯要求纳入到现有强制性产品认证、“三品一标”产品认证、食品安全管理体系认证等体系中。完善追溯标准体系。针对重要产品追溯体系建设实施“标准化+”行动,推进企业建设基于统一编码技术、线上线下一体的信息化追溯体系。构建长效运行机制。充分发挥追溯体系实效,完善追溯体系日常运行管理制度、常态化考核制度、严格落实监管制度。督促纳入追溯体系的节点企业做好设备使用维护、数据报送;提高系统运行效率和政府应急响应能力;完善培训机制,做到系统使用人员培训全覆盖、流程全熟悉、操作全知晓。

  (三)参与主体方面的启示

  澳大利亚采取政府授权或与政府合作的方式,依托行业协会推动行业发展,行业协会是负责标准体系、认证以及对政府机构进行服务的支持系统。其认证受到官方、市场以及消费者和贸易国的认可,行业协会的主导作用明显。企业作为农产品质量安全的第一责任人,随着供应链的无缝衔接参与质量控制的成本小,主动程度高。

  我省城乡之间、区域之间追溯体系建设的推进也呈现不平衡发展情况。相对而言,追溯体系建设完全依托试点项目和国家资金,由于信息化追溯体系建设要求较高,投入较大,后期推进此项工作需要地方政府的配套资金支持和引导鼓励。此外,多数企业尚未真正认识到建设追溯体系的主体责任要求和对企业自身发展的重要意义,有的还把追溯体系当成一种负担,没有从“要我做”变成“我要做”。要通过政策引导、宣传教育,让企业真正意识到建立食品追溯体系的必要性和好处。推动企业结合内部经营管理和质量控制系统自建追溯体系。鼓励行业协会、市州政府和第三方自建追溯平台接入省级重要产品追溯平台。提高消费者对追溯体系的认知度、认可度和参与度。营造全社会认识追溯、理解追溯、积极参与和支持追溯的良好氛围。

  

  (市场秩序处王勃供稿)

  

上一篇:青海省商业步行街发展调研报告
下一篇:2017年青海省消费品市场运行情况及2018年预测

相关新闻